挟天子

东楼贺朝
西楼谢俞

我爱学习!!!
所以我断更了😂

当沈九带着系统重生16

人间此时应是月明星稀,魔界阴沉的连星星都看不到,连空气都夹着若有若无的血腥味,勾起那段暗无天日的回忆,令沈九很不好受。

“师尊,夜里寒凉。”身后响起一声关切之语。

几年的历练打磨加上魔界数日,将这块璞玉磨成重器,洛冰河甚至的身量窜高不少,超过了沈九,该有的肌肉也都有了,身形如矫健的豹子,脸上也脱去了婴儿肥,更加丰神俊朗眼尾微微上挑,俊美之余多了几分张扬的攻击性。

洛冰河将身上的披风解下,轻轻的笼往他的师尊,他对沈九,仍带着少年时的青涩温柔,和那个疯狂的魔尊截然不同。

“。。。”沈九回过神,看向衣着暴露,袒胸露乳的洛冰河,怎么看,都是你比较凉吧。。。

前些日子,洛冰河取得心魔剑,举界震动,力推他作新任魔尊。洛冰河表示一切听他师父的。

然后,举界魔族,几乎都涌到了沈九面前,沈九每日被烦的焦头烂额,有些怀疑这小子,是不是故意给他找麻烦。

连着几日

被人,不,被魔围追堵截,沈九实在受不了了,黑着脸对洛冰河说“你自己的事,自己做主,为师不能管你一辈子。”

“师尊不嫌弃徒儿,徒儿愿意侍奉师尊一辈子!”洛冰河眼里一片真诚,如明亮的星辰熠动着。

“这。。。”沈九被这个正直的不能再正直的种马男主深情告白?一下子没辙了“算了,你答应他们吧,去当魔尊。”沈九执扇轻扶额,暗吐一口浊气,似乎释然道“不过,记住一点,无论你是什么,都是我沈清秋的弟子。”

洛冰河就是洛冰河,这是沈清秋教出来的小白花,不是那个疯子似的魔尊冰。

“是,师尊。”我想做的不只是你的弟子,洛冰河眼神暗了暗,记起在结界中看到的一幕,默默并指收紧了拳。

于是,洛冰河喜登魔尊宝座,在众魔的一致要求下,穿上了现在这件骚破天际的衣服。

“你,不冷吗?”沈九微皱了眉,看着洛冰河的腹肌,心里颇有微词。

“有,有点。”洛冰河受宠若惊,师尊主动关心他冷不冷了!

“主角爽度+50”

“。。。你过来些。”沈九唤道。

洛冰河依言过去。

沈九张开披风,抱住。洛冰河瞳孔微张,身子一僵,然后回抱慢慢收紧,像捧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玉,生怕落在地上,碰碎了,沈九知道,这个傻小子,绝对不会同意自己解下披风,反正是两个大男人,又都穿着严严实实的。。。

都穿着一定量的衣服。。。

没什么好顾及的,两个人的体温足以抵御寒冷。

“主角爽度+150。”

洛冰河身体受了风,还带着微微的凉意,努力贴近,近乎贪婪地抱着他的师尊,汲取温暖。

洛冰河确实高些,沈九被迫低头,紧贴着他渐渐升温的胸口,莫名不爽冷声道“你有点高,蹲下来些。”

“是QAQ。”洛冰河乖乖蹲下。

当沈九带着系统重生(不负责任的番外)

沈九对众人的现印象

魔尊冰(变态?离我远点!害怕,疑似有病?有些对不起他。)

白花冰(小白花,好孩子,臂力惊人,厨房能手,别学楼上)

岳清源(傻七哥,好掌门)

柳清歌(好好说话,我们还能做朋友,傲娇)

尚清华(有点憨,拖后腿的)

纱华铃(取我方天画戟来![划是修雅剑]教她做魔!)

众人对沈九的现印象

魔尊冰(你正眼看看我!得不到,就毁掉!)

白花冰(师尊最棒!为您打call!把师尊宠上天!)

岳清源(小九小九小九。。。)

柳清歌(每遇必掐,吵不过,就干一架!)

尚清华(瓜兄?)

纱华铃(他徒弟好帅)

众人表白

魔尊冰(霸总照书捧读):跟我回去,为你种一片水芹菜(见l3章的梗),向全魔界宣布整个菜园被你承包了。

沈九(又是水芹菜):滚,臭豆腐。

系统:追妻路漫漫啊。。。

白花冰(脸红):师尊,弟子想。。。想和你一直在一起!

沈九(摸头会错意):放心,在你出师之前,我不会赶你走的。

系统:唉,剑纯(直男)行为。

岳清源:小九,你愿意与我一起守护苍穹山吗?

沈九(懵):。。。。七哥,难道,我们之前没守护吗?

柳清歌(语气仿佛约架):跟我到我百战峰去!

沈九(来火):为什么去百战峰!你嫌我清静峰不好?是不是想干架?!

柳清歌(冷哼):来啊!

沈九(更来火):打就打,怕你?!

系统:你们是约会,还是约架。。。

尚清华:九哥,我。。。。

(路过漠北君)

尚清华(跟人跑了):大王!!等我!

沈九:。。。。尚清华,我日你大爷。(见12章)

当沈九带着系统重生15

“找我?”沈九眉头轻蹙,呆在魔尊怀里,清冷的声音带了几分疑惑与猜忌。魔尊的心思,就像幽暗的海水一样,深不可测,喜怒无常。嘴上一个样,心里一个样。

“师尊,你身陨之后,我想尽了办法找寻你的魂魄,都如同石沉大海,杳无音讯。。。”魔尊靠着沈九的肩蹭了蹭,像是假意的温柔,又像真情的眷恋。

沈九想推开他,发现这该死的小畜生臂力惊人,怎么推都纹丝不动,嫌弃地偏过头。

魔尊察觉到沈九的抗拒,顿时微微一怔。恶狠狠地扣住他的下巴,强迫沈九看着自己,咬牙道“为什么。你到现在还不肯正眼看我,沈清秋!!”眼里除了暴戾与疯狂,还有一丝求而不得的痛苦,细不可察。

“。。。”沈九瞳孔骤缩,低眉将一切收敛,不敢再看洛冰河,害怕他眼里的疯狂,畏惧他眼里的阴沉,因为这些都是他一手造成的。如果,当初自己能放下成见与嫉妒,好好看看那少年眼里希冀的光,或许他们都能好过些。

曾经的洛冰河身世凄惨,受人欺凌,曾经的沈九亦是命途多舛,百般受辱。

最后同道殊途,只能分道扬镳。

然而,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?

“嗯。。”捏住的他下巴的手,越来越用劲,沈九吃疼的微起了唇,魔尊趁机撞进了他的唇,发狠似的撕咬啃噬着,沈九无法挣脱,狠狠地咬一下魔尊的舌尖,唇齿混杂着血腥味,刺激着魔族骨子里残忍嗜血的欲望,想把眼前这个一直与他作对的‘好师尊’,拆吞入腹,吸尽骨血,让他永远都不能离开自己。

沈九在这一血腥的吻里,丝毫没有感觉到缠绵缱绻,只有恐惧心寒。

忽然,一道暗红剑色划开两人。

“你对我师尊做什么!!”已经拿到心魔剑的洛冰河,浑身散发出暗气色的魔气,额间的纹路越发清晰。

沈九迅速退远,擦了擦嘴角,看着拔剑张弩,针锋相对的两人。不由担忧起来,自家的徒弟刚拿剑,要是打起来,绝对不是魔尊的对手。

结果,出人意料。

魔尊理不理他,深深地看了沈九一眼,用心魔剑劈开结界,走了。

走了?就这么走了?!

洛冰河盯着沈九红肿的嘴唇,狠狠把攥紧了心魔剑,那个杂种(我骂我自己)居然敢!

“师尊,弟子无能,现在才拿到剑,进入结界。”洛冰河眼里闪过一丝狠意,抱拳恭敬道。

“无碍,我们先离开吧。”沈九看着他和魔尊相似的脸,实在没心情安慰他,感到胃疼。

另一边的圣陵此时。

“君上,您一再使用心魔劈开结界,对身体负担太大了。”洛冰河的贴身侍从维维诺诺道。

“不用你过问,本座自有分寸。”洛冰河的脸上带了几分疲色,如果不是另一个世界的他来搅局,早就成功了,虽然不甘心,也只能等到下次了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私设:用心魔剑开启异世结界会耗费大量灵力,对身体造,魔尊冰之所以爽快离开,是因为知道耗费灵力过多的他和白花冰对抗,占不了便宜。

让我看看还有多少熬夜党。😂

当沈九带着系统重生14

修真界传闻。

沈仙师身陨,与他的爱徒一起掉落悬崖。

苍穹山一片素缟白绫,每个人的脸上都染着浓重的哀色。即便是,经常与沈九对掐的柳清歌,此时也低着眉沉默不语,心不在焉地擦拭着自己的乘鸾。

清静峰的弟子们,都乌泱泱哭成了一片。

岳清源的脸色犹为沉重,握紧了玄肃,力道大到指节泛白,又一次,又一次没保护好他。小九,我这个七哥真的是不称职。

然而,这故事中心的两位。

“。。。。洛冰河,好了吗?”沈九咬了咬淡粉的唇瓣道。

“师尊,等不急了?”洛冰河微微勾唇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,少年人特有的嗓声清脆之余,带了几分磁性,不紧不慢的处理着手上的透明液体。

“能。。能快点吗?”沈九洁白的齿贝紧咬着唇,怯怯道。

“师尊的要求,弟子一定尽力满足。”洛冰河的眼里充溢了温柔。

“动作快点。。要出来了!”沈九惊道,迅速远离了洛冰河。

“师尊,害怕这个?”洛冰河微笑着,从自制的篓子里取出一只像河蚌长了两只细足的魔物,据那两只小魔物说,这是可以吃的。

“没有,快把它们解决了!”沈九对河蚌有阴影。

从前,与岳七在人贩子手下,因为贫穷,常吃不饱饭,听别人说河蚌产珍珠,也可食用,便想着摸河蚌赚钱,结果不仅被河蚌夹出童年阴影,还差点淹死。。。

终于,洛冰河处理完所有的‘河蚌’,做好了饭,两人食毕。

“我伤势好的差不多了。”沈九薄唇轻抿,深邃的眼里蕴含着复杂的情绪,这几日,系统一直提醒要他取剑,他也在纠结要不要帮洛冰河取心魔剑。

“师尊如果不想,让弟子取剑,弟子便不去了。”洛冰河真诚地看着他。

沈九缓闭漆黑的眼眸,沉默片刻,做出一个重大决定,“明日出发,寻找心魔剑。”

“是,师尊。”

。。。

根据那两只魔物的情报,沈九和洛冰河很快,找到了心魔剑藏匿之处,进入结界。

沈九感应到再熟悉不过的灵力波动,青白分明的眸子,浸染了一层寒意。

那只小畜生又来了。

沈九眼前一黑,意识被拉入一个封闭的空间。

系统果然又失联了。

魔尊嘴角带笑,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席卷而来,缓缓起唇道,“师尊,我们又见面了~”

“见到你,我可一点也不高兴。”沈九冷笑着,默默按住修雅,像一只竖起毛,陷入戒备警惕状态的野猫。

“师尊,这样说,弟子可是伤心的很。”魔尊摊手,慢不经心的无奈中,似乎真的透出几分伤心委屈。

“洛冰河,少在这假惺惺的,你不是恨不得我死,最好死无全尸,挫骨扬灰。”沈九绷紧了身子,拔出修雅半截,随时准备与他殊死一搏。

洛冰河一个瞬身,按回他的修雅,将他搂进怀里,“师尊,跟我回去吧,我找了你好久。”

???什么情况?!沈九愣住了,一时忘了反抗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小剧场

当白花冰被绑架。

沈九:这小子,麻烦死了。(去救人)

白花冰:师尊,弟子就知道你会来。(扑)

沈九:你放开我。。。。(又是这熟悉的手劲)

当魔尊冰被绑架。

沈九:你们既然有能力绑他,那顺便撕个票吧。(冷漠)

魔尊冰:我特么。。。(与上一章九哥台词同步)

系统:。。。好惨一男的。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没有猝不及防,只有如约而至,求小心心和小蓝手!!
祝大家七夕快乐!

当沈九带着系统重生13

洛冰河一身白衣,被血染的透红,气若游丝,几乎失去生命迹象,在洛冰河保护下,沈九只是受了些皮外伤。

这种情况,纵然沈九的心坚如冰,也被他的一片赤诚,捂化了。

“洛冰河!你醒醒,睁眼看看为师。。。。”沈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看开始,对洛冰河如此在意,已经习惯了那个爱笑搂着他,叫他师尊的少年;习惯那期待的眼神,夸一句就能心满意足的少年。

重生前,沈九每天总想这要么自己死,要么洛冰河死。现在,沈九只想要洛冰河活着。

“系统提示:可以用爽度或B格,换取药物,拯救主角”

“我换!”沈九毫不犹豫道。

“交易成功,自动为您扣除500爽度。”

沈九把药丸,塞进洛冰河满是鲜血的嘴里,也顾不得脏,看见洛冰河胸膛的起伏逐渐有力起来,悬着的心终于放下。

洛冰河睁开眼,“师尊。。。”

“冰河,你感觉怎么样?”沈九完全没有注意自己的称呼发生了变化。

“师尊,您叫我什么?!”洛冰河虚弱苍白的脸,染上兴奋的红色,眼里亮晶晶的。

“。。。没什么。”沈九意识到,自己方才的失态

“师尊!再叫一次!一次就好!”洛冰河仿佛身后长了尾巴,一脸期待地看着沈九。

“叫什么叫,滚远点,脏死了。”沈九耳根微红,展扇躲避他灼热的眼神。

“你现在,不也很脏吗?”系统拆穿他,沈九衣服被划破了好几处,刚才还沾了洛冰河的血,虽然比洛冰河满身是血好一点,但也没好到哪去。

“闭嘴!”

“师尊,嘶~好疼。。”洛冰河泪汪汪的看着他,卖惨道。

“你别乱动,当心伤口裂开。”沈九上勾了,有些心疼起来,这孩子救了自己,不该对他这么凶。

“师尊,我走不了了。”继续卖惨。

“。。。上来,我背你。”沈九弯下腰,和那时一样等待洛冰河攀上他的背。

“主角爽度+150”

“师尊,你会讲故事吗?”洛冰河趴在沈九的背上,说出了他曾经问过的问题。

与那个时候不同的是,这次,沈九为他说了一个故事,是关于一个叫“小九”的人。

两个人兜兜转转,走到一个山洞,沈九帮洛冰河调息,隐约听了两个声音。

“喂,他们占了我们的山洞,不打吗?”

“别作死,那根绿油油的‘水芹菜’(沈九:我特么!),和那个满身是血的‘麻婆豆腐’(洛冰河:呵呵),我们都打不过。”

“这应该是个吃货”系统吐槽道。

“那怎么办?如果我们有心魔剑就好。”

心魔?!沈九瞳孔微缩,神色凝重起来。

修雅剑出鞘,直指两只小魔物。

“你们说的心魔剑,在哪?”沈九冷声道。

“这。。。是我们魔族至宝,才。。不会告诉你们这些修仙之人!”一只小魔物颤抖道。

“你疯了!我们打不过‘水芹菜’,不告诉他,只有死!”另一只拍了一下它的头道。

又是水芹菜。。我特么。。。喜欢竹子。

(系统:这是重点?!难道你非要他们叫你竹笋?!沈九:滚!)

“现在告诉我,或者被我揍个半死,再告诉我。”沈九‘和善’的威胁道。

“大爷饶命!”

“大爷饶命!”

两只齐磕头道。

“成功威慑B格+50”

沈九盘问出想要的结果,见它们弱小,也不屑下杀手,就让它们走了,两只小魔物感激涕零,献出了自己珍藏的食物,有些能吃,有些沈九一脸嫌弃地让它们带走。

。。。

“你也太没骨气了!”一只小魔物道。

“我能有什么办法,他们这么强,特别是‘麻婆豆腐’,似乎有纯正魔族血统,说不定能跟漠北君相抗,他要出手,我们死定了。”另一只不满回应。

“那他有了心魔剑,岂不是能成为魔尊!”

“嗯,那个‘水芹菜’,或许就是未来的魔尊夫人。(系统:你们好懂啊!)”

洞内

沈九端详着洛冰河,想起小魔物的话,如果现在的洛冰河是麻婆豆腐,那之前的洛冰河就是白豆腐,以后的魔尊岂不就是臭豆腐。。。

想到这里,竟不自觉的勾唇轻笑。

洛冰河:师尊在看我!他对我笑了!

“主角爽度+50”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为什么写小九是水芹菜呢,主要觉得这种植物很适合他,水芹菜生命力很强,就连在污水中也能成活,不过就是不能吃了,它茎笔直的,看起来很强韧,其实一折就断,很脆弱。就像小九,看起来很强大,洛冰河一摧即毁。

小剧场

柳溟烟:以后出一本冰九叫《美芹十论》。

系统:辛弃疾的棺材板压不住了!

沈九:我特么。。。

尚清华:记得芹菜可以和豆腐一起炒吧。。。

沈九(提剑):我特么!

白花冰(抱住):师尊,算了算了。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日常求小心心小蓝手😄

这是冰九甜文!!

当沈九带着系统重生12

“你可以出去了吗?”沈九尽力维持表面形象,展扇掩饰不自然。

“是,师尊。”洛冰河知道他师尊,喜洁又好面子,自觉退出去练功了。

沈九被温热的水流包裹,雾气氤氲,流过四肢的触感不真切的虚幻。

渐渐意识模糊,似乎又看到了魔尊的脸,温暖的水仿佛变成了冰冷的锁链,洛冰河黑眸幽暗如夜,带着阴冷的笑意,向他伸手。。

“不要!”沈九惊醒,洗澡水己凉了一半。(系统:垂死病中惊坐起。沈九:滚!)

“师尊?!发生什么事了?!”洛冰河在不远处,听闻沈九的惊呼,冒冒失失地闯了进来。

“。。。。”

“。。。。”

四目相对

“。师。。师尊。”洛冰河满脸通红。

“滚出去!”沈九黑着脸,断喝道。

“哦QAQ”洛冰河低头退了出去。

“丢脸行为,扣除B格100,对主角幼小心灵,造成重创,扣除爽度100。”系统冷漠道。

“我也受到了重创。。”沈九披了外衣,扶额轻阖双眼,陷入自闭。

以后晨浴,要把门锁死。

。。。。

时间如白驹过隙,转眼仙盟大会。

终于,还是到了这步。

不过,现在是什么情况?!

沈九抱着浑身浴血的洛冰河,在无间深渊崖底,陷入沉思。

。。。。

几个时辰前

为安定祸乱,沈九与众人进入结界。

遇见了尚清华。

一阵地动山摇后。

黑月蟒犀从无间深渊爬出,一尾巴甩过,眼看就要碰到一旁呆愣的尚清华。沈九飞身过去,用修雅剑抵挡,黑月蟒犀体型巨大,灵力也不容小觑,沈九受了伤有些吃力,对尚清华道“快走!”

洛冰河也爆了种,额间出现妖治的血纹,魔气大涨,和黑月蟒犀打了起来。

尚清华还是有些愣愣的,不明白沈九为什么出手救自己,他印象中的沈九,不会不顾伤势,来救一个没什大用的废物,难道。。。!

沈九与洛冰河配合默契,很快击倒了黑月蟒犀,它奄奄一息。

忽然,尚清华喜大于惊地朝沈九呼道“瓜兄!是你吗?!”

“哈??”沈九一怔,懵了。

黑月蟒犀垂死挣扎,趁机一尾巴扇过,把沈九击下了无间深渊。

“师尊!!!”洛冰河失声惊呼,扑上去护住他,用身体挡住了下坠的伤害。

尚清华,我日你大爷!!!

沈九被洛冰河抱着,下坠过程脑子里面只剩下这几个字。

。。。

“恭喜宿主,开启无间深渊副本。”

“另外,被黑月蟒犀击中,丢脸行为,扣除B格100。”

“尚清华,我日你大爷。”沈九这次是咬牙切齿的讲了出来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小剧场:

尚清华:对不起,九哥!

沈九(和善):系统,我砍了他,扣分吗?

系统:不扣,亲。

尚清华:QAQ,大王救我!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快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!我要发电!(蕾丝上身)

剧情逐渐沙雕起来,九哥日常掉B格中

[聂瑶]就决定是你了15

“什么?!薛洋死了?!”金光善惊愕道。

金子勋把事情原委,细细说了一遍,并把那个侍从的提意抛出来。

“侍从?他人呢?”金光善皱眉狐疑问道。

“留在乱葬岗了。”

“蠢货!这是‘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’,薛洋怕是早跑了!”金光善勃然大怒。

“这,现在怎么办。。。”金子勋也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,一下子蔫了。

“怎么办?!能怎么办!照那个侍从说的做。”薛洋已经丢了,总得赚些名声回来,不能陪了夫人,又折兵,金光善来回踱步,看见金子勋呆呆愣愣的样子,莫名心烦气躁,怒喝道,“还不快滚!傻站在这儿,人能回来?!”

金子勋刚愎自负,虽有点小聪明,却眼高手低,论起谋略和大局观,比不上金光瑶半分。

要不是,值得信任人不多,也论不上他。

金光瑶虽聪明,却心思过于深沉细致,以至于自己无法完全掌握他,要时刻提防他反咬一口。

好在薛洋走之前,做好了阴虎符的模版,天下英才济济,不只他一家,来日方长。

是夜

金光瑶趁黑摸回不净世,大哥的房间暗着,想必是睡下了,见四下无人,偷偷回到卧房。

走之前,为了营造,自己一直都在的假象,佯装身体不适,要多睡,特地吩咐人不要打扰。

现下,金光瑶也不敢点灯,只能凭着记忆,在黑暗中摸索。

摸着摸着,就摸到了一个热乎乎的东西。

???

不好!金光瑶吓的往后一仰,却被带进了一个温热的怀抱。

“去哪儿了?”聂明玦轻伏在他的耳边,咬咬他的耳垂,性\感又低沉的声音,似乎带了些许不满。

经常和金光瑶睡在一起,即使在黑暗中,聂明玦也对他的身体,了如指掌。

“。。。去见薛洋了。”金光瑶扭了扭身子,耳根透红,幸亏深夜无光。

“你怕我杀了他,所以提前救下。”聂明玦将他小巧的耳垂含住,伸手探进了他的里衣,逗弄他胸前一点。

“啊哈。。。大。。大哥,阿瑶知道错了。”金光瑶被挑动的浑身颤粟,理智告诉他,这种时候先认错比较稳妥。

“既然知道错了,就得受罚。”黑暗中聂明玦瞳孔微缩,惩罚似的扯了扯,金光瑶胸前的红樱,被挑逗的硬\挺。

“啊~大哥。。。阿瑶。。愿意接受惩罚。。呜。。”金光瑶眯着眼,眼尾染上令人爱怜的红色,不住的把自己往前送。

聂明玦扣着金光瑶的下巴,衔住他的唇瓣,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咬着,想到今天他居然欺瞒自己,去见别人,不由火大。

聂某人,仿佛浸了一缸陈年老醋,动作也粗暴起来,撬开口贝,探进疯狂的搅\动,吻得金光瑶气喘吁吁,头昏眼花,嘴角还残留着不及吞咽下的银丝。

“那阿瑶,可要好好受着。”聂明玦意尤未尽的舔舔唇,嗓音更加低沉性\感。

“嗯。。”金光瑶还没缓过来,迷迷糊糊应了一声,不知道这个“嗯”就等于把自己卖了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我卡😏😏


当沈九带着系统重生11

自上次从梦境之地归来,魔尊就再也没出现过,那句“我会再来的”,仿佛成了一句空话。

但沈九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,洛冰河不是会善罢干休的人,他长久不出现,必是等待一个契机。

洛冰河像昼伏的冷血蛇类,在夜里布置陷阱,一举将猎物吞下,沈九就是他的狩猎对象。

而自家徒弟洛冰河,比之前更黏他了。

沈九走哪儿,他跟哪儿,跟块牛皮糖一样,甩也甩不掉。

洛冰河像个奶狗似的,整天围着师尊转,沈九要是对他笑一下,能高兴半天。他除了练功,最大的乐趣就是观察师尊。帮师尊做饭洗衣,忙东忙西,乐此不疲。

直到某天早晨。

隔壁山头的柳清歌来访。

看见洛冰河瘦弱的身体,抗了一大桶水,满头是汗的。

“你在做什么?”柳清歌问道。

“为师尊烧洗澡水,他有晨浴的习惯。”洛冰河真诚的笑着,像个小太阳。

从前在乞讨灰头土脸的日子,让沈九无比向往干净高贵的有钱人,成为一峰之主后,渐渐就养成了晨浴的习惯,只是这种习惯,在沦为阶下囚之后,被无情的打破了。

居然让这么小的孩子,干这种重活,柳清歌一脸阴郁,被掌门叫去见沈九,本就极不情愿。于是,踹开了竹舍的门,“沈清秋!”

沈九刚起,迷迷糊糊的,就听见“嘭”的一声巨响,竹舍的门粉碎。。。

“柳师弟,清早好大的火气。”沈九衣衫凌乱,斜倚在床头似笑非笑,“找师兄何事?”沈九看他像是被人欠了几百年债的脸,就知道,一定是掌门让他来的和好的。

“衣衫不整,不知羞耻!”柳清歌冷声喝道。

“强闯民宅,毁舍拆家。”沈九慢条斯里地回嘲道。

“你!”柳清歌气急,一时忘了自己来干什么,看了一眼屋外的洛冰河,冷冷道。“我原以为你改善,没想到还是老样子。”

沈九顺着他的目光,看到了忙碌的洛冰河,明白他是何意,铁了心要气柳清歌“我徒弟吃苦耐劳,聪明能干,你有吗?”

洛冰河闻言,欣喜地看了沈九一眼,春风满面,完全不像是被压迫的样子。

柳清歌狠瞪了他一眼,转身就走。

“等等!”沈九叫住他。

柳清歌闻言驻足,等待他下言。

“记得叫安定峰的人来修门,你弄坏的,门钱你出。”沈九正色道。

“哼!”柳清歌还以为他有什么大事,结果只是为了门,脸色铁青,气得浑身发颤,直接御剑飞走了。

沈九是故意的,看见柳清歌爆怒又不好发作的样子,属实痛快,心情大好。

“师尊,弟子侍候您沐浴。”洛冰河爬上床,伸手要扒沈九的衣服。

“我自己来,你先下去。”沈九下意识往后一缩,退到床角,这张缩小版魔尊的脸,对他心灵的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大。往常沈九都是自己沐浴,从不让人靠近。

“师尊,是嫌弃弟子粗笨。。”洛冰河耷拉了脑袋,似乎很是受挫。

“系统提醒:主角心情低落,准备扣除100爽度。”

合着不让洛冰河帮他洗澡,也会扣爽度?!什么鬼系统!不就100爽度,扣就扣!

“你要是笨,我就不收你了。”沈九道,“为师只是不习惯。。。”话还没说完,洛冰河就扑了上来,眼里亮晶晶的,虽然少年的身体,不是很强壮,但他力气大啊,死死的把沈九压在床上。“师尊,不嫌弃弟子就好!”一瞬间,沈九仿佛看到身后他摇的尾巴。

“你起来说话!”沈九涨红了脸,被压的喘不过气,嗔怒喝道。

“是,师尊”洛冰河迅速起来,乖巧地坐在床上。

他怎么还在床上?沈九满脸黑线,洛冰河正好挡在床的外围,自己想下床也下不去。

“下去。”沈九冷着脸道。

“师尊要下床?”洛冰河带着纯良无害的笑容,把沈九抱下了床。

魔族不愧是魔族,勇力过人。。。

这不是重点!重点是他一个修仙的成年男子,居然被一个未及冠的少年抱了,还是公主抱。。脸丢光了。

“系统提示,此等丢脸行为,原本应扣除B格,鉴于主角心情良好,不做处罚,也不增加爽度。”

所以,洛冰河的爽度到底以什么为准?难道看见自己丢脸,他就那么高兴?!!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小剧场:

柳&九对话的梗

柳清歌:想不到你文质彬彬的,还让这么小的孩子干重活。

沈九:我徒弟吃苦耐劳,聪明能干,你有吗?

柳清歌:你有病!你找死吧!

系统:剧情逐渐沙雕起来😂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系统:啊~气氛逐渐暧昧起来。😄

拜托,小心心和小蓝手对我真的很重要!

当沈九带着系统重生10

“沈清秋。”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,在沈九听来堪比恶魔低吟。

沈九脸色煞白,脚底仿佛生根似的,怎么也挪不动。魔尊洛冰河一步步靠近,沈九内心的恐惧也一寸寸放大,低着头握紧了双拳。

刚才开始,就联系不上系统。

情况变得更糟。

冷静!先冷静下来。

洛冰河出现在这里,有两种可能,一,这是梦境幻化出来的,来自于他的内心;二,这是原来世界的洛冰河。

想知道答案,唯有。

沈九眼神一暗,默默捏了个暴击,拍向洛冰河的心脏,如果是他的梦,杀死这个洛冰河,自己的精神一定会受影响。

“呵,许久未见,脾气还是这么暴。”洛冰河捏住他的手腕,眼神阴沉又疯狂。

“呜嗯,小畜生。。”手骨被捏的咔咔作响,眉头紧皱,吃疼道。“放手!”

“师尊,这么久没见,你就不想我?居然想痛下杀手。。。”洛冰河一脸委屈埋怨,手上却加大了力道,仿佛要把沈九的手骨,生生捏碎。

沈九脸色越来越苍白,额上不停渗出冷汗。

这样下去不行,洛冰河这个疯子,什么事都做的出来。

沈九一抿唇,对着施暴的那只手,狠狠地咬上一口。

洛冰河好像感觉不到疼痛,反而笑了起来,笑意越来越深,放开了沈九的手腕,转而扣住了他的下颚。

沈九狠狠地瞪着他,不甘和倔强,胜过对洛冰河的恐惧,覆满眼底。

“沈清秋,你还是老样子。。。”明明众生都臣臣服于他,唯有沈清秋不服,沈清秋的骨子里,隐着桀骜。即便再怎么折磨凌辱,也换不来一句软话,沈清秋还是沈清秋,被他摘去四肢,吊在房顶,即使再惧怕自己,也会瞠目怒骂他“小畜生”的沈清秋。

“你。。不也是。。老样子,洛冰河。”沈九被捏住下巴,开口艰难,一字一句道。

“哦,我什么样子?”洛冰河眯眼轻弯,似乎提起几分兴趣。

“我讨厌的样子。”沈九冷笑道。

洛冰河笑容微僵,早知道沈九不会服软,居然还奢望他能讲出什么好话。

“沈清秋,你总是能激起本座的兴致,呵呵。”洛冰河笑吟吟道,语气漾出几分狠戾阴冷“师尊,我真想把你撕开。”虐待沈清秋,对洛冰河来说,是件极其惬意的事情,沈清秋的惨叫能让他得到快感,也只有虐待他的时候,沈清秋才会不得已,用正眼看他。

撕你大爷!谁要引起你的兴致了?!自从他离开后,洛冰河似乎越来越变态了。。。

绝不能让那孩子也变成这样,沈九内心极度不适。

“跟我回去吧,师尊,我想你了。。”洛冰河的食指,轻轻抚摸着沈九的下巴,眼里似脉脉秋水含情。

想你大爷!回去再撕一次?!沈九内心早把洛冰河骂了个狗血淋头。

有些不对劲,沈九意识到什么,眯眼道:“既然你想我,不如留下来好了。”

“师尊,这是在试探我,能不能随意出现在你的梦境。”洛冰河笑道。

“你不回答,我就不能跟你走了。”沈九被看穿心思,索性坦然道。

“早知道,师尊不会乖乖听话,我也不打算征求你的意见。”洛冰河冷冷一笑,伸手将他圈进怀,用心魔剑劈开结界。

“小畜生!你放开我!”沈九奋力挣扎,好不容易重来,才不要回去。

忽然,一束光亮照进了梦境之地,远方传来了少年的呼唤“师尊?师尊!快醒醒!!”

“啧,扫兴”这个世界的洛冰河介入了,梦境就不由他控制了,魔尊轻啧一声道,“我会再来的。”然后不甘心的消失了。

你可别来了,沈九内心十分不愿。

。。。

沈九悠悠转醒,一个素白的身影扑了过来,把他撞倒在地,这小子吃什么长大的?!力气这么大!沈九的腰都要撞碎了,伸手准备把洛冰河拎走,却停在了半空,最后,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背。

洛冰河轻颤着,紧紧的抱住沈九,差一点师尊就回不来了,差一点他又是一个人了。“师尊,不要离开,好吗?”

“。。。好”沈九鬼使神差的答应了。

“恭喜宿主完成任务,B格+300,主角爽度+300。鉴于任务被第三方介入,导致系统暂时故障,为表示歉意,额外增加爽度200。”

“这种情况,以后还会出现吗?”沈九想起魔尊临走前的脸色,感到一阵寒意。

“抱歉,暂时不能确定”系统冷声回答道。

“那就是以后还会出现。。。”沈九不禁胃疼,头疼,浑身难受。

“洛冰河,趴够了吗?还不起来?!”沈九被压的有些难受,少年的身材瘦削,硌的他生疼,以后还得让洛冰河多吃点。

“抱歉师尊,弟子失礼了。”洛冰河脸一红,迅速从沈九身上爬起来。

天亮了,折腾了一夜。

沈九和洛冰河,终于,回到了现实世界。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请给我,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qwq
拜托了,这对我真的很重要。(老蕾附体)